长沙大水背后也有苦涩的与水争地

时间:2017-07-03 17:49 来源:新京报 作者:杨近铁 点击:
每一次大水围城,都不可避免地让人想起一个有关与水争地的城市命题。比如去年的武汉,亦比如今年的长沙。
  每一次大水围城,都不可避免地让人想起一个有关与水争地的城市命题。比如去年的武汉,亦比如今年的长沙。

  6月22日以来,湖南遭遇强降雨袭击,目前湖南省湘江、资江、沅江干流及洞庭湖部分地区发生超警洪水,多站点出现超保证水位洪水。

  湘江水位高涨威胁长沙城。截至7月2日12时,湘江长沙站水位39.39米,已远超历史最高水位39.18米(1998年6月27日),超保证水位1.02米,超警戒水位3.39米。目前,湘江两岸正紧急加固堤坝。与此同时,长沙市应急委自2日17时起在全市范围启动防汛I级应急响应。

  值得欣慰的是,随着7月2日天空放晴,湘江水位略略降低,这个城市似乎暂时可以松上一口气了。从长沙这场大水受害的情况看,河西(即湘江西岸)高于河东,而作为长沙新贵的河西洋湖片区的部分楼盘,其遭水患程度,更让人“印象深刻”。据悉,临近靳江河的多数小区排水不畅,积水严重,给居民生活带来很大困扰。

  在这其中,还发生了一个乌龙事件。7月2日长沙某知名媒体在其官博上报称,(长沙河西)中海国际社区将停水停电一月,业主拖着箱子离开。而过了不久,该官博又辟谣说,记者采访弄错了小区,停水停电的实为邦盛水岸御园小区。但虽是乌龙,有一点却是必须明白的,那就是涉及的这两个楼盘,均在洋湖片区。至于被辟谣的中海国际,如今其车库进水、小区积患的情状,也并不轻松。
 
  为什么要说是“与水争地”?其实就在于这些楼盘所在的洋湖片区,仅仅在几年之前,这里还叫洋湖垸。而所谓“垸”者,在水利上即指蓄滞洪区。这一点,从检索到的相关公开资料中也不难看到。

  比如有媒体介绍,整个洋湖片区,最低海拔仅25.5米,地势低洼,东连湘江、区域内有靳江河、雅河等河流,水网密布。直到上个世纪末,这仍是湘江的泄洪区,是典型的水乡堤垸,水患频繁。而从2009年开始,洋湖垸拟建成洋湖湿地公园。

  “通过疏通水系,修复和重建湿地生态环境,将城郊泄洪区打造成了面积达6000亩的中南地区最大的城市湿地公园”。这是当时媒体的说法。但与此同时,作为另外一个事实,随着湿地公园逐渐成形,大量的楼盘也在这里拔地而起,一时成为长沙楼市新贵。其时媒体盛赞:以水为带,造“东方威尼斯”。

  随着2017年这场长沙大水来临,我们也的确领略到了这个“东方威尼斯”的风采。说好的疏通水系呢,怎么一场大雨就水患即显?与水争地,终至于斯。自2009年始建至今,这个苦涩的滋味让人尝得也太早了些。

  给洪水以回旋空间,一直都是行之有效的治江策略。早在1998年长江全流域性大洪水以来,国务院就提出“平垸行洪,退田还湖”,提倡“人为水让路”。直到去年,有关专家仍在警告,过多地利用蓄洪区,侵占江、河、湖滩地,与洪水争地,减小了江湖调蓄场所,削弱了江湖对洪水的调蓄能力,势必使同样量级洪水的水位越壅越高,加重防洪压力。然而,总是在一次次遭到水患之后才发现,我们总在背道而驰。

  不要让我们今天的作为,成为未来的历史欠账。好在,在这场洪水中,长沙总体无虞,但这并不表明不需要反思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火资讯
农村正在成为暴力拆迁的热点?

有必要引起注意的是,一方面,要审慎推进农村的老屋拆迁。另一方面,也要畅通农民表达诉求的渠道,多一些平等的对话与……[详细]

全面二孩遇冷,就得奖励生育

奖励生育,也算是“国际惯例”。与其所带来的人口红利和社会幸福指数相比,这笔“投资”不仅划算,而且必要。……[详细]

除了为广场舞立规还需明确责任

下月开始,新版《北京市全民健身条例》将开始实施,居民在广场跳舞若被认定为扰民,或将受到治安处罚。……[详细]